奉俊昊“跪瞭”宋康昊!這兩個大叔憑什麼為韓國電影首奪金棕櫚?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中国黄页网站大全免免费观看_中国黄页网址大全免费_中国黄页在线观看

本文由娛樂(niuhzan.com)整理發佈

奉俊昊的《寄生蟲》點燃瞭戛納。

當戛納把欠《燃燒》的金棕櫚,還給瞭韓國電影,這位韓國電影鬼才下跪為他的電影男神宋康昊獻上瞭金棕櫚獎杯。

隨後他用手帕細心擦拭起這個韓國電影夢寐以求卻一直求而不得的大獎,最後對全世界說:今年是韓國電影100年,戛納給瞭我一份大禮。

去年韓國導演李滄東的《燃燒》也是場刊評分第一,但最終大熱倒灶顆粒無收。本屆頒獎之前,一直有影迷表示“戛納欠韓國一座金棕櫚”,而在這一晚,韓國人終於如願。

更令韓國電影長臉的是,本屆戛納被視作小年,大部分獎項的歸屬都頗具爭議,除瞭金棕櫚和章子怡親自頒獎的安東尼奧·班德拉斯(憑阿莫多瓦自傳體電影《痛苦與榮耀》拿下影帝),其它頒獎結果公佈的時候許多記者送上瞭噓聲。

但《寄生蟲》始終氣勢如虹,評委會主席亞歷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裡多頒獎時也透露金棕櫚是評委們一致通過。

去年是日本電影,今年是韓國電影,相比之下,這幾年的戛納,華語片略顯沉寂。

今年刁亦男的《南方車站的聚會》在戛納也獲得瞭不錯的評價,場刊評分為2.7分,在本屆戛納的所有主競賽影片中位列第六,口碑不俗,胡歌也獻上瞭不錯的表演,可惜最終顆粒無收。

談起為什麼《寄生蟲》會獲獎,戛納評委會主席說,我們評選不單是電影的好與壞,也著重觀影的體驗,《寄生蟲》作為地方電影但也是全球化的一體。

但這並不足以解釋一部導演自己都完全沒指望得獎的韓國商業類型電影,憑什麼能摘下最閃耀的全球電影節王冠。那麼,曾拍過《殺人回憶》的奉俊昊宋康昊的《寄生蟲》憑什麼?或者說韓國電影到底憑什麼?

還有下一個問題就是:當戛納刮起亞洲風,下一座金棕櫚會屬於中國電影嗎?

奉俊昊的《寄生蟲》憑什麼贏瞭昆汀的《好萊塢往事》?

《寄生蟲》是一部不像戛納最佳電影的電影,它的優秀也不是一個我們習慣的戛納式的優秀。

但又可以說,《寄生蟲》是戛納才能裝下的華麗演出。

回憶一下,傳統戛納獲獎電影的套路是什麼?

深邃、藝術、意味深長。以及,通常有點悶,甚至是,很悶。

去年的《燃燒》,普通觀眾需要看解讀影評才知道自己到底看瞭什麼。

在深意上,《寄生蟲》並不例外,整部電影就是一個韓國社會的隱喻。

但在敘述上,它與過往戛納悶片的不同在於,它保持瞭商業片的華麗精彩。

這讓它的戛納傳奇更加傳奇。

至於能夠擊敗昆汀,也很容易理解,如果說昆汀的《好萊塢往事》是化骨綿掌,奉俊昊的《寄生蟲》則像六脈神劍,比起昆汀過於強調個人情懷的任性,它更加圓熟平衡,是影評人和普通觀眾都能找到嗨點的電影。

比起《燃燒》的晦澀復雜,它簡單明瞭又暗藏玄機,碰巧又遇上瞭今年的評委會主席是強調觀影體驗的伊納裡多,這個金棕櫚,它不拿,誰拿?

電影場刊分數達到3.5分,也打破瞭場刊最高分無法拿獎的魔咒。由於極強的商業與類型片屬性,這部荒誕諷刺喜劇一登場就令許多觀眾精神一振。

打動觀眾的,是那股細心雕琢的,撲面而來的奉俊昊熟悉的懸疑、驚悚味兒,但,又絲毫不膚淺。

影片開場,我們就看到一傢人在房間內搜索免費wifi 信號的熟悉場面,也就是一開場,電影就將觀眾帶入瞭電影講述的住在簡陋的地下室的一傢四口。

然後,又因為兒子同學的推薦,兒子編瞭一套美國留學、藝術史高材生的豪華履歷,從而來到科技公司老總樸社長傢中,為其女兒補習英語,緊接著妹妹也以假身份來到這傢為小兒子教授繪畫。

整個過程中,窮人的欲望越來越多,兩傢人的差異也在這過程中不斷出現,接下來就是一個意外接著一個意外帶來的一連串懸疑、爆笑、反轉的劇情,最終導向那個悲傷的結局。

看完電影你不得不感嘆,奉俊昊太狂瞭。

他的狂,首先在於掌控電影和觀眾情緒簡直隨心所欲。電影雜糅瞭懸疑、犯罪、傢庭、喜劇等各種類型元素,但導演又能讓電影在各種情緒之間遊刃有餘,劇作反轉到讓人目瞪口呆,但居然能不露餡,整個故事嚴絲合縫,沒有一場廢戲。

他的狂,還在於電影有“面子”。

從制作層面的完成度可以看出,攝影與視效上呈現出一種低調的精良,未必華麗炫目,但無論是烘托驚悚氛圍時所用的長鏡頭,還是華麗無比的在三傢人之間的交叉剪輯,或是目不暇接的場景切換,都配得上戛納大獎。

而充滿想象力的鏡頭畫面更是炫目,水在空中如水晶般墜落,鮮血四濺如同花朵綻放,影片中的大多數戲份都在室內,甚至被主創自己稱作樓梯電影,但場面調度卻有著復雜的編排與設計,令這場電影狂歡似乎隻有升級,沒有終點。

到最後,電影演將黑色喜劇與驚悚片元素完美結合,還能植入作者元素以及他的議題表達,最終是無盡悲傷和無力感。

回歸韓國本土進行創作的奉俊昊不僅回歸瞭他在韓國時期的頂峰水平,還在類型片藝術表達上更上層樓,用大多數普通觀眾容易接受的類型片和一個新穎的故事,有效地說出瞭導演要說出的話,還能讓電影一路嗨到收場,這個戛納大獎,實至名歸。

為什麼說奉俊昊宋康昊是集韓國電影之大成?

無論是不是韓國電影,這都是戛納一場“商業類型片”VS文藝片的勝利,一場絕對少見的勝利。

如果說去年是枝裕和的《小偷傢族》代表瞭平成日本電影的巔峰,那麼,奉俊昊這次奪金棕櫚的《寄生蟲》,則是韓國電影近三十年強勁發展的華麗綻放。

韓國電影近幾年在戛納風頭正勁,2016年非競賽單元的《哭聲》與《釜山行》口碑不俗,2018年創造史上場刊最高評分的《燃燒》,都在抬升韓國電影在戛納的聲勢,尤其是去年《燃燒》大熱倒灶,但累積的虧欠感最終落到瞭《寄生蟲》頭上。

於是當奉俊昊拿出一部沒有爭議的佳作,一切水到渠成。

某種意義上說,奉俊昊個人的電影生涯可以折射出韓國電影崛起之路。

當年他石破天驚的《殺人回憶》至今依然被中國影迷奉為韓國電影不朽經典。

這部電影被視作韓國電影自90年代開始崛起後的集大成之作,也使奉俊昊首次來到戛納一種關註單元。

2013年奉俊昊又拍瞭韓國影史最高投資的電影《雪國列車》,2017年他又來到好萊塢與Netflix合作,拍攝瞭《玉子》,這些電影都不如他在韓國的電影,但卻為他積累瞭國際知名度。

而這也是韓國電影進入成熟期之後國際化征途的一部分,當韓國電影還不足以征服全球市場,忠武路三大導演奉俊昊、金知雲和樸贊卻率先走瞭出去。

而曾經拍攝過《漢江怪物》,商業片成熟度相對最穩的奉俊昊,又是其中戰績最直接的一個。

他的電影就像一個開在國際的韓國燒烤店,走進他傢店門,無需多言,隻要坐下來,他自然會給你端上稱心如意的燒烤。但,又帶著韓國本土的風味和韓國電影的精氣神。

《寄生蟲》想要探討的問題與奉俊昊前作《雪國列車》有很強的延續性。帶著好萊塢的敘事方法,又有韓國本土類型片的呈現方式,電影元素非常東方,比如兒子有錢的同學送瞭一塊石頭擺件給窮人傢,這是標準的東方式道具,後來,這塊石頭又成瞭罪惡的幫兇。

在韓國類型片發展瞭數十年後,奉俊昊在《殺人回憶》、《漢江怪物》、《雪國列車》中積累的高超掌控力,將可看性和價值傳達的深刻性融合的本事,在《寄生蟲》中得到瞭一場盡情宣泄。

更可貴的是,韓國電影人,並沒有在發展中失去自己的本色。

電影中當李善均飾演的樸社長和妻子談到宋康昊扮演的父親身上的氣味,他說那是地鐵裡的人都會有的屬於窮人的氣味,那是導演對生活最敏銳的捕捉,也是窮人才最有體會的東西,但他拍到瞭。

電影的成功還要歸功於集體出色,對,是每個人都非常出色的演員表演。

宋康昊不必多說,從16年前的《殺人回憶》開始,他在奉俊昊導演的作品裡就一直發揮得非常突出,是韓國電影的門面。

讓我眼前一亮的演員是樸素丹與李靜恩這樣的年輕演員,一出場就大放異彩,轉一下眼珠子都能感覺到那種窮人孩子的小心思。

而趙汝貞本以尺度演出出身,卻能在奉俊昊導演的鏡頭下獻出非常合格的嚴肅演出,這背後,自然是韓國電影工業演員培育之力。

這些好的演員,在一個成熟導演的調度下,將一部好看又不膚淺的類型片帶給觀眾,商業和藝術,這兩者之間的對抗與支撐,把電影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殺人回憶》之後,奉俊昊也再一次標準瞭韓國電影的高度。

韓國電影也沒什麼瞭不起,中國電影何時再來一部《霸王別姬》?

電影帶給我的另一個感受其實來自導演奉俊昊,他說這是他第七部電影,第八部在籌備中。

他自己都沒想到一部節奏完美、劇本精良、諷刺犀利、市場受眾廣泛的商業大作能獲獎,但實際上影片獲獎又不意外,因為一切藝術片的優點這個片子都有。

而這正是韓國電影獨特的魅力。

最近幾年,韓國電影總能在戛納引起關註。

2016年,樸贊鬱攜《小姐》出征戛納,電影場刊評價不高,但因為涉及話題夠炫目,電影的爭議和關註度還是極高的。

2017年輪到奉俊昊,他與Netflix合作的電影《玉子》也入圍瞭戛納主競賽單元,電影本身不是他的最佳發揮,又趕上Netflix與戛納的矛盾。

一年之後,又一位韓國導演李滄東再戰戛納。作品《燃燒》是他八年磨一劍的力作,雖然沒有拿獎,但贏回瞭口碑。

如果總結一下這幾位導演就會發現,即使是李滄東、奉俊昊、樸贊鬱這樣的韓國頂級導演,拍電影的節奏也很慢,似乎也並沒有被資本裹挾,奉俊昊過去15年隻拍瞭五部長片電,平均三年一部,之所以這麼慢,是因為大部分時間都搭在瞭寫劇本上。

李滄東更狠,8年才交出一部《燃燒》。

但是由於這些一流導演的作品往往是厚積薄發,極少撲街,所以韓國電影每年都有力作推出,如連綿潮水,不斷沖擊戛納,最終水滴石穿。

不故作高深,是韓國電影最接地氣,也最有觀眾緣的地方。韓國導演早已摸索出一條成功的本土類型片之路,能夠把想說的議題有效地納入到類型片創作中。

這就是很韓國的韓國電影,帶給世界的東西——貧窮,嫉妒,暴力……這都是人生的某些大實話。

溫存,親情,美好……當然也是。

奉俊昊都不回避,他把光照進人們最陰暗的地方,也在最亮處,讓黑暗降臨。

去年獲獎的是枝裕和曾說過“什麼是好電影”:“就是讓人看完之後,長久不能忘懷的,會真切地對你的人生造成一點點改變的電影。”

一點點改變就足夠。

但首先,要讓電影好看不累,觀眾才聽得進電影要說的話,在這一點上,韓國電影確實厲害。

不僅因為奉俊昊為韓國電影創造瞭戛納歷史,還因為電影不回避真相,更不忌諱好看的商業元素,但好看的電影最終落地有聲。就像餅叔宋康昊說的:“小時候我們傢也遇上過困難的時候,基本上,我們那一代,所有韓國傢庭都曾遇到過這樣的難關要度過。”

衷心希望,這一場類型片直面生活的勝利,也能被中國電影在國際電影節復制。

韓國電影沒什麼瞭不起,用心,加專註而已。

今天奉俊昊創造的榮光,當年我們的陳凱歌鞏俐張國榮早就做到,問題是,韓國電影在《殺人回憶》之後又有瞭《寄生蟲》,而我們何時拍出下一部《霸王別姬》?